TEL:086 0571 88806600

欢迎来到远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!

业务范围

版权所有:远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      浙ICP备05030704号 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杭州

联系电话 :0571-88806600  88807331

公司传真:0571-88801199

公司网址:www.yuanyanggroup.cn

公司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莫干山路268号远扬大厦26F.

走进远扬

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>
>
>
陈世峰判20年,江歌妈妈,我和你一样不宽恕,但请努力活下去

陈世峰判20年,江歌妈妈,我和你一样不宽恕,但请努力活下去

浏览量
【摘要】:
2017年12月20日,江歌遇害后412天,我们终于等到了陈世峰的审判结果:20年有期徒刑。按照正常流程,北京时间2点一开庭,便能得到判决结果,可许多和我一样,足足等待了40十分钟,才得到从日本传来的消息。因为法官说,希望陈世峰能够仔细地听完判决书,于是,逐条列出陈世峰的罪行后,才公布了陈世峰的量刑,为检察官申请的最高量刑,20年。法律自有法律的运行规则,各国法律也有差异,我们不便评价太多。但是持
2017年12月20日,江歌遇害后412天,我们终于等到了陈世峰的审判结果:
20年有期徒刑。
按照正常流程,北京时间2点一开庭,便能得到判决结果,可许多和我一样,足足等待了40十分钟,才得到从日本传来的消息。
因为法官说,希望陈世峰能够仔细地听完判决书,于是,逐条列出陈世峰的罪行后,才公布了陈世峰的量刑,为检察官申请的最高量刑,20年。
法律自有法律的运行规则,各国法律也有差异,我们不便评价太多。但是持续关注庭审的我,此刻的心,像被一只手紧紧握住,沉闷而痛楚,还是很想大声喊一句:“我不接受。”
我不接受的,不是庭审的结果。而是这漫长的412天,让我看到了人究竟可以恶到什么地步,也给江歌妈妈带来了无尽的苦。
 
开庭前,江歌妈妈去祭拜江歌,一遍一遍地说,“歌儿放心”,“我一定要让陈世峰死刑”。那是她活下去的动力。现在,我只希望我们能给她继续活下去的信心。
我们现在都知道了,一年前的案发当夜,江歌在车站等室友刘鑫一同回家,却在家门口遇到了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。接下来,刘鑫回到屋内安然无恙,江歌却在自己家门外被陈世峰捅死。
这样证据确凿的谋杀,陈世峰却在辩护时主张自己并非故意谋杀,是江歌拿着刀,而他只是在争夺那把刀时,误杀了江歌。
陈世峰曾供述,江歌的致命伤是他刺向她的第一刀,位置在左颈,而那一刀,他是无意的。
然而法医的检查结果表明,致命伤口在右颈,而一个惯用右手的人,是很难在面对面冲突时误伤到对方右颈的。而江歌身上十几刀的重伤,和多处“防御伤口”,也证实了,陈世峰所说第一刀误伤后江歌便倒下的话,是谎言。
而关于为什么专门带了换洗的衣服、为什么不使用记录个人信息的公交卡、为什么买酒,陈世峰的拙劣谎言,都在检察官的质问下被一一戳穿。
最让人不寒而栗的是,检察官在陈世峰的研究室里,发现了刀的包装袋。这在很大程度上,说明凶器可能来自陈世峰本人。而在开庭时,陈世峰一直声称,那把刀是刘鑫递给江歌的。有人猜测他是知晓国内关于刘鑫的负面评价后,故意这样供述,如果真是这样,其心可诛。
据在现场听庭审的记者描述,除了在最后供述时,陈世峰哭着向江妈妈磕头认错,其余时间,他都面无表情,乃至于冷静,看不出一丝忏悔和害怕。
 
那时候,他站上法庭,依旧为了脱罪而谎话连篇。我气愤得浑身发抖。
 
在法庭上说谎的,还有刘鑫。
她没有出现在法庭上,而是通过视频作证。检方提供的报警录音里,有刘鑫清清楚楚的那句,“把门锁了,你别骂了”。但她依然坚称,自己没有锁门。
她辩驳,她说的其实是,“怎么把门锁了,你别闹了”。
我真的很想问她,如果当时说的只是“你别闹了”,为什么要报警?如果真的没有说那句话,为什么在警局供述时,却截然不同?
这412天里,刘鑫用一个接一个的谎言,太多次辜负江妈妈的期待,也太多次打脸那些为她辩护的人。我没想到,到了法庭,她还在为自己一年来的谎言辩解,而丝毫不愧疚。
让我感受到巨大恶意的,还有那些在网上为陈世峰、刘鑫辩解,并辱骂江歌和江妈妈的网友。
他们说,刘鑫是被江妈妈逼得走投无路的受害者,他们说,陈世峰虽然杀了人,但是真诚、坦荡,他们说,江妈妈才是那个无理取闹的泼妇。
 
他们用一个又一个没有实证的谣言污蔑江歌,拿着陈世峰自我脱罪的谎言去让江妈妈证实。很多人在质疑,这简直像是一场有组织、有预谋的对受害者的抹黑。
 
舆论能给陈世峰判死刑么?不能。舆论能逼死刘鑫么?不能。舆论能制裁这些恶意满满的围观者么?也不能。
江歌案发生后,总有人跳出来,世人皆醉唯我独醒地指责民意和舆论会左右判决。
可是你看,舆论什么也没有左右。因为那不是舆论,只是我们每个人出于良知,看到这样的恶行,情不自禁产生的愤怒。
3
此刻,比我们都愤怒的,只有江妈妈了。
也许不是愤怒。也许是悲伤、绝望、麻木?我永远无法想象和体会她此刻的心情。
我还记得,案发时,刚到日本的江妈妈哭到窒息的模样;我还记得,为了收集支持判处陈世峰死刑的签名,她在日本街头成日成日地站着,向每一个愿意签名的人鞠躬;我还记得,终于和刘鑫见面时,见到女儿的遗物,她瞬间泣不成声;我还记得,当检察官申请二十年量刑时,她在法庭上大喊“我不接受,还我公平”……
 
我记得记者问她,为什么希望判处陈世峰死刑。她说:“如果不判处他死刑,他不知道生命的珍贵在哪里。”
 
如今这个判决结果,陈世峰的生命不会受到威胁了,而江妈妈希望他明白“生命有多可贵”的心愿,也不知是否能实现。
多年后,江歌案很可能会在人们的记忆中消失,刘鑫和陈世峰很可能会过上正常人的生活。
 
只有江妈妈的时间会停在412天前,江歌离开的那天。
 
整个事件里,唯一让我欣慰的是,除了那些寒彻骨的人性之恶,我仍能看见人性的光芒在闪耀。
最开始凶手还未锁定,便有许多日本留学生、在日工作者,积极地帮江妈妈了解情况;这一年多来,她的每条微博下,都有无数陌生人的安慰与鼓励;许多志愿者,在不遗余力地帮江妈妈想办法惩治凶手;在大家发现江妈妈的手机号便是支付宝账号时,就连我的朋友圈,也有许多人晒出了给她转账的截图。
 
因为江歌遇害,江歌原本租住的房子变成了“凶宅”,租金必定也会受到影响。房东实际上是间接受害人。但接受采访时,她却拿出了江歌过去带给她的中国特产,怀念江歌会贴心地给每一样礼物用日文做好标签,哭着对镜头前的江妈妈说抱歉。
 
我们不能帮江妈妈找回女儿,但至少要让她知道,我们都知道,她的女儿曾是多好的一个人,而她,也并非从此孤身一人。
江妈妈,虽然不是一个“完美受害人”,情绪失控时也会在微博说一些过激的言语,但大家的关心和帮助,她却一直在想办法表示感激。
 
前两天看了一段视频,江妈妈在庭审后给志愿者分发从国内带去的调料,一瞬间戳到了我的泪点——以前,她也总是这样,给江歌带去调料吧。